當前位置:首頁 > 心得體會 > 正文
 

[《沁園春長沙》教學設計]

發布時間:2020-01-09 10:04:37 影響了:

《沁園春長沙》教學設計 一、導入 沁園春,詞牌名,又名“東仙”“壽星明”“洞庭春色”等,沁園為東漢漢明帝為他的女兒沁水公主修建的皇家園林,園址位于焦作西北部的沁河出山口一帶。據《后漢書竇憲傳》記載:沁水公主的舅舅竇憲倚仗其妹貴為皇后之勢,竟然變相強奪公主田園,后人感嘆其事,多在詩中詠之嘆之,漸成“沁園春”這一中國文人所鐘愛的詞牌。

沁園春以一百一十四字為正格。上片四平韻,下片五平韻。前人認為換頭句第二字有人用暗韻,實系偶合。上片第四句第一字和下片第三句第一字,必須用一字豆領以下四句,而所領四句例須用扇對。

什么是"一字豆“? 按古籍的說法:一句為“句”,半句為“豆”。

在詞里“一字豆”是詞的句法特點之一。“一字豆”是指由一個字,領出后面若干句子(詞組)。因之,“一字豆"也稱“一字領”或“領格字”。領字與被領字之間在朗讀時,應稍加停頓,例如:(毛澤東《沁園春長沙》)在朗讀時是這樣的:“看——萬山紅遍,…。“看”字要稍加停頓,然后繼讀下文。

詞中為什么要設“一字豆”?這可能與詞調的音樂拍節有關,它類似于音樂的“休止符”。詞與音樂分離以后,在朗讀時依然講究錯落有致,而“一字豆”恰在這方面起著引領的作用,聽起來感到抑揚頓挫,鏗鏘悅耳,韻味十足,因而是不可忽視的。

二、文本賞析 1、求同。自主誦讀《沁園春·長沙》,與《沁園春·雪》,請學生試著尋求兩者的共性。

以豪情為基調,上片側重寫景,下片側重抒情 學生朗讀《沁園春·長沙》中凸顯豪情的句子 2、存異 一為冬景,一為秋景。

3、整體感知 題目為“長沙”,那么毛澤東寫的是長沙哪里的秋景?橘子洲頭。

橘子洲頭在哪里?湘江中。

跟誰一起去的?自己一人,詞中交代“獨立”。

這地方他是第一次來么?不是,“攜來百侶曾游”。

站在橘子洲頭,毛澤東看到了什么? 著一“看”字,領起“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漫江碧透,百舸爭流,鷹擊長空,魚翔淺底,萬類霜天競自由”。其中“遍”“盡”“透”“爭”“擊”“翔”“競”等詞更多烙上了詞人主觀的印記。宏大意象、范圍修飾詞、張揚生命動力的動詞,為讀者展現了多維多元立體的生生不息的世界,每一種生命都極具動態、色彩。

問:首先,我們看到的是詞人對于什么的描寫? 明確:山峰 問:是怎樣描寫的呢?用了哪些修飾詞? 明確:紅遍、盡染 問:給人一種什么感? 明確:遍:紅之廣。染:人工染成。一種壯美之感躍然紙上。

問:還描寫了? 明確:漫江。碧:碧綠是生命、生機的象征。

問:還有對于湘江水上什么的描寫?你又能讀出什么? 明確:百舸爭流。

問:回過頭來看“舸”是怎樣的? 明確:“百”、“爭”。

問:一派什么景?飽含什么情? 明確:千帆競發、爭先恐后。意氣奮發、昂揚向上。

問:請同學們討論并分析上闕中剩余的景物,我們一起做總結。

明確:鷹,擊:展翅奮飛、迅猛有力。魚,翔:似水中飛,輕松自由。

這樣絢麗多彩、生機盎然的景色正是詞人樂觀主義、昂揚向上的革命情懷的體現。這樣壯闊、自在的景,正是詞人對自由追求的體現。也就是正是這些景語驗證了這樣的情,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借景抒情,情景交融。

景的攝入與捕捉,引發“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的感嘆,這 蘇教版教材文下注釋對句子進行了翻譯,即“面對廣闊的宇宙惆悵感慨”,如果對應來看的話,這里把“悵”解釋為“惆悵感慨”。而在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毛澤東詩詞賞析》中,將“悵寥廓”的“悵”解釋為“悵望,沉思地望著”。除此之外,臧克家主編的《毛澤東詩詞鑒賞》、公木主編的《毛澤東詩詞鑒賞》等鑒賞類書中均語焉不詳。那么,究竟“悵”是何意?在商務印書館1991年版《辭源》中,“悵”解釋為“失意;
惱恨”。在上海辭書出版社1999年版《辭海》中“悵”解釋為“悵:失意;
懊惱”。在商務印書館國際有限公司2004年第1版、2005年第2次印刷的《新華大字典》中,“悵”解釋為“失意;
傷感”,“本義指由于希望落空而產生的遺憾,引申泛指失意、不痛快”。在商務印書館2012年第6版《現代漢語詞典》中“悵”解釋為“不如意”,且“惆悵”解釋為“傷感;
失意”。

可見,就目前看來,不論哪一版本的何種詞典,“悵”的意思都指向“失意”。那么,為什么毛澤東面對色彩絢麗、生機勃勃、遼闊壯觀的湘江秋景,會產生“失意”之情,而又溢于言表呢? 這里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1925年前后的毛澤東是什么樣的處境,而當時的中國又是怎樣的狀況? 1924年1月第一次國共合作正式建立。以國共兩黨合作為特征的革命統一戰線的建立,加速了中國革命的進程,在中國革命歷史上出現了轟轟烈烈的大革命。

因受陳獨秀的賞識,毛澤東于1923年6月中共三大之后進入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層。

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在北京逝世。國民黨內部奪權斗爭趨于激烈,后逐步形成以蔣介石、戴季陶、胡漢民為代表的新右派。這就使國共合作的關系更加復雜了。國民黨的領導層發生變化,革命形勢也很嚴峻。

1925年8月20日,國民黨左派領導人廖仲愷遇刺罹難,直接導致孫中山的主要助手胡漢民、許崇智的失勢,汪精衛得以整合國民黨的派系,而蔣介石從此躋身權力中心。

1925年9月毛澤東離開湖南到廣州參加國民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籌備工作,詞作就寫于離開長沙前。

從知人論世的角度來看,筆者揣摩毛澤東的“悵”意也許有以下原因:
第一,悵嘆人之渺小、生之短暫。筆者認為,首先,大自然生機盎然,萬物于霜天自由發展,展示出生命的美好和絢麗,一種生命的極致狀態在這里呈現,這些,極容易觸發人對生命、人生的反思和觀照,特別是有著遠大抱負、心懷天下之人的憂時傷己之情。這是一種人類共通的情懷。“悵寥廓,問蒼茫大地”,面對廣袤的宇宙不由會嘆息人之渺小、生之短暫,一如孔子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一如陳子昂的“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更何況,當時的毛澤東離妻別子,身體不好,由毛澤東年譜可知,1925年9月中旬到廣州的毛澤東因身體極度虛弱,曾住進東山醫院進行短期療養。面對生機蓬勃的大自然,毛澤東的內心涌上一些失意滋味,實為人之常情。

第二,哀嘆國家災難深重,民生多艱。1925年,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全國工農運動形勢高漲,革命的發展勢頭異常迅猛,各種形式的反帝反封建斗爭正風起云涌地開展著;
但另一方面反動勢力為了維護其反動統治,對革命力量進行瘋狂鎮壓。當時的中國外有強敵入侵(列強瓜分、日本侵略),內有軍閥割據,通貨膨脹。在自然的絢麗繽紛、寥闊宏大面前,心懷天下的毛澤東怎能沒有痛苦和傷感? 第三,憂嘆權力紛爭,革命危機。筆者認為,這是最主要的。國共合作初始階段就有不和諧因素;
隨著革命高潮的到來,統一戰線內部爭奪領導權的斗爭日益加劇,特別是1925年3月孫中山逝世后,國民黨右派篡奪領導權的活動,日益猖獗。國民黨二大召開在即,形勢錯綜復雜,撲朔迷離。國共合作何去何從?共產黨如何應對目前形勢?一切都是未知數,毛澤東敏銳地覺察到亂象背后的種種危機,嘆息、焦慮、擔憂、悵恨難免。

一個“悵”字,的確有含蓄難盡之意,最是詞作關節點。“悵”可以說是全詞構思的關節點,一個“悵”字,由景入情,抒發胸中深沉的心事。“悵”字亦是全詞情感的轉折點,詞作開篇激昂,由“悵”字轉入短時間的惆悵低沉,繼而引發沉靜回憶,尋覓答案, 這即景生發的一問,下片有回應么? 學生請根據下片自由回答。譬如“曾記否,到中流擊水,浪遏飛舟?”在水流湍急處擊水(游泳),掀起的浪花都能將快速行進的船只阻止,極盡夸張的表述也讓我們感受到了詞人的豪情壯志。年少氣盛,敢說敢為的自由的少年形象躍然紙上,精氣神噴涌而出。

一種認為是游泳激起的波浪,幾乎把飛快行駛的船只都阻擋住了;
一種認為“浪遏飛舟”時“到中流擊水”。你同意哪一種理解?請說明理由。? 如果按前一種理解,盡管寫出了同學少年在風浪中劈風斬浪,生龍活虎,氣勢如虹的精神風貌,與作品的主旨切合。但卻夸張過分,與前文“百舸爭流”的描寫也不符。按照后一種理解,這三句大意是:還記得嗎?當年我們一同到江心游泳,盡管風浪巨大,連船只行進也很困難,但我們這些人卻以同洶涌的急流拼搏為樂。?不但與時代精神切合,也與詞中塑造的同學少年奮發向上、敢作敢為的精神形象切合。

詞言情,補充毛澤東的 《詠蛙》:“獨坐池塘如虎踞,綠蔭樹下養精神。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作聲?”這是17歲的毛澤東在湘鄉東山高等學堂入學考試時所作,考題《言志》。學生們寫的大都是些尊孔讀經、追求成名成家的內容。而毛澤東滿腔熱情地抒發了一個青少年藐視天下的氣概和膽略。在1919年7月14日《湘江評論》上,毛澤東發表了如下的作品:“什么不要怕?天不要怕,鬼不要怕,死人不要怕,官僚不要怕,軍閥不要怕,資本家不要怕。我們知道了!我們覺醒了!天下者我們的天下,國家者我們的國家,社會者我們的社會,我們不說,誰說?我們不干,誰干?”這里不怕的精神、主人翁的姿態、擔當的情懷,表露無遺。

“看”寒秋景致,“憶”崢嶸歲月,這一切的行為都源于獨立寒秋的抒情主人公。上片雖“獨”立寒秋,筆下卻無悲景;
下片雖“獨”游故地,心中卻無悲情。

最后再到尋找到答案的堅定和高亢。詞作下片正是在“悵想”“慨嘆”基礎上的自我尋找和自我肯定! 高歌猛進之英雄亦會有曲折深婉之情感,這是人之常情。我想,毛澤東的“悵嘆、失意”并不會損傷他作為偉人的形象,反而更顯其偉大,當我們領悟全詞之后,我們會發現這一“悵”字是擔憂,更有關切;
是失意,更有希冀;
是悵嘆,更有擔當! 獨立的毛澤東對于橘子洲的寒秋有了別樣的體驗,還記起在中流擊水的場景。那么正值青春的學子又有什么難忘的學習生活場景?試以“曾記否”為開頭,仿照《沁園春·長沙》的結尾,當堂完成自我創作。

剛經歷軍訓的高一學生,對烈日下的經歷記憶猶新,也就流淌出了“曾記否,那汗如雨下,軍姿如松”“曾記否,到軍營一喊,聲徹云霄”等有真情實感的詩詞片段。課堂教學結束,為了鞏固學習成果,要求根據對沁園春詞牌名的理解,自主創作《沁園春·正始》(正始中學)。由于是一次新鮮感十足的作業,關乎自己的觀察體悟,且沒有可供參考的樣板,因此有了更多的碰撞,極大地調動了學生的積極性。批閱后,發現有些局部寫的比較好,如“正始如此美好,引無數學子競報考”“問何日,化鵬鳥長嘯,聲徹九霄?”等。更意想不到的還有出彩的整篇。特附錄如下:
沁園春·正始 獨立寒秋,橫溪邊上,靠柳池旁。望卵石小道,落英繽紛,梧桐微黃,茶花靜幽,松鼠頑幼,池水碧透,正始森林風景優。望萃聚,夢當年璀璨,誰與爭鋒?和朋友學于此,憶往昔崢嶸歲月稠。

仰蘭藻實驗,國家專利,教授院士,人才輩出。從嚴求實,創新勤韌,美名遠揚領風騷。想粲然,看今朝學子,更加輝煌。

相關熱詞搜索:長沙 教學設計 沁園春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權所有 101505資源網

工業和信息化部 湘ICP備14009742號-22

快乐赛车彩票开奖 申万宏源配资 泳坛夺金规则 上海天天彩选4和值走势图 股票配资公司·选杨方配资 重庆快乐十分是官方 20选8快乐十分胆拖表 四川金7乐官网下载 黑龙江省11选五走势图 516棋牌游戏下载 连码是什么意思 二四六天天免费资料大全 街机电玩城捕鱼手机 除息日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结果104期 闲来安徽麻将下载安卓版 安徽2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