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調研報告 > 正文
 

那一刻我站起來了【那一刻,我必須站起來】

發布時間:2019-08-21 04:21:11 影響了:

  我真的想沉下水,永遠沉睡,但是我告訴我自己我不能――   有人說她是頗具野心的女人――從當年和大名鼎鼎的湯姆?克魯斯結婚就可見一斑,她借著他的名氣一夜之間家喻戶曉:也因為克魯斯,她從那個帶著土氣、頭發蓬松而卷曲、妝容艷麗而媚俗,即便是穿著昂貴的名牌。也常常被媒體譏諷是“將百萬美元支票穿在身上”的初來美國的澳大利亞人,變成了一個優雅時尚的“克魯斯夫人”。因此,花瓶、野心家的帽子扣在她的頭上就再也摘不下來了。
  2001年,當22歲的少女已經出落成32歲的成熟女人時,他們離婚了。不懷好意的記者紛紛忙于下結論:“哦!妮可的幸福神話終結了。”同時出現在各大媒體鏡頭前的,是前夫和新任女友的甜蜜快照,她則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和湯姆?克魯斯的愛情太戲劇化了,很浪漫。我那時只有22歲,是他扶了我一大把。整整10年。就我們兩個,我們一起創造了這個虛幻又真實的泡影。但這段經歷真實地存在過,在某種程度上,我是在他的影響下成長起來的。”當妮可?基德曼提起前夫時,仍滿懷感激之情。
  “離婚后,我有如身處地獄,無比黑暗孤單。我的生活幾乎崩潰,我常常坐在那里發抖,不停地對自己說:‘天哪,我成了孤家寡人了。’我不得不停下來審視自己,想象究竟發生了什么,然后我才意識到,生活使我不得不低頭。”
  而當時外界一直傳聞這對夫妻之間沒有生養孩子是問題所在,可笑也可悲的是,在這個境遇里,她發現自己懷孕了。離婚,流產,她一度住進了精神病院。而此時,她那個曾經無比溫存也無比英俊的著名丈夫,已經迫不及待地挽著新歡的玉手拋頭露面了。
  當我們就快忘記這個曾經是克魯斯背后的美麗女人的時候(離婚后的第三個月),她閃著光,以“一個巴黎紅燈區的舞娘”身份出現在歌舞電影《紅磨坊》中。當時,導演只交給妮可6個字的劇本:她唱她跳她死。她果真將劇本中的性感奔放淋漓酣暢地表現了出來,成為歌舞女神的化身。
  這一年,她被好萊塢譽為“最讓人驚奇的女星”。毫無疑問,她憑借自己的實力獲得了人們重新的認可,當然,這一次她不是以克魯斯夫人的名義,而是第58屆金球獎的音樂/喜劇類最佳女主角以及第74屆奧斯卡最佳女演員獎提名。
  接下來的兩年,對于妮可來說則是豐收年,2003年,在電影《The Hours》中她扮演著名的女作家伍爾芙――穿上邋遢的碎花裙子,戴上假的碩大鼻子,蓬頭垢面。妮可在試鏡前幾個月里讀完她的傳記和作品,習慣了香煙和喃喃自語。當她出現在銀幕上的時刻,人們驚嘆:“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女演員誕生了!”
  她以無比信服的力量,帶著伍爾芙和她自己的絕望一起步入水中。伍爾芙想要沉入,而妮可必須起來,她從水中掙扎而出,不禁痛哭:“那一刻,我真的想沉下水,永遠沉睡,但是我告訴我自己我不能,我必須站起來。”
  就是這個角色,使妮可獲得第75屆奧斯卡最佳女演員獎,并同時得到第55屆英國學院獎最佳女主角獎,第53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這時,她已經徹底擺脫了前夫的光環,成為一個真正的明星。
  她在影片《澳大利亞》中更是表現不俗:“這部電影對我們都太重要了,我們都選擇在我們的故鄉尋根,講我們自己的故事。”
  如今妮可生活得簡單幸福,她個人在經歷感情創傷之后已經清醒地意識到了如何做一個堅強而完美的女人。“我希望自己能在每個清晨醒來時一躍而起,對著鏡子說:妮可,那樣的磨難和苦楚都不會再來了,即使是再經歷一次,我也有把握擺脫。”
  是的,我很脆弱,但更多時候我很強大。
  
  (吳清貴摘自《旅伴》)

相關熱詞搜索:那一刻 站起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權所有 101505資源網

工業和信息化部 湘ICP備14009742號-22

快乐赛车彩票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