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調研報告 > 正文
 

[大地英雄] 大地英雄電影

發布時間:2019-08-21 04:17:15 影響了:

  這是一群怎樣的奉獻者?高山、森林、峽谷、沼澤,到處都有他們在揮灑汗水。沙漠干渴、雪崩路險,都未曾擋住他們前行的腳步……   這支被稱為“經濟建設的鐵軍”和“開路先鋒”的隊伍,就是國家測繪局第一大地測量隊。歷數這支隊伍創造的輝煌,人們發現,從珠穆朗瑪峰海拔高程8844.43米的精確測量。到填補南極的祖國測繪空白,幾乎都有他們做出的重要貢獻。共和國土地上的公路、橋梁、油田、碼頭,幾乎每一項重要建設,都離不開最基礎的測繪信息。而為了提供這些信息,他們付出了巨大努力、艱辛、汗水和奉獻犧牲。
  
  南湖戈壁作證
  
  今年47歲的張朝暉對“南湖戈壁”的經歷記憶猶新。1990年,他所在的測繪小組共11人走進了這個被稱為“死亡戈壁”的地方。
  這里到處是青黑色的石頭,熱得燙腳,地面溫度最高時達50多攝氏度。一具具“沙漠之舟”駱駝的白骨和失靈的指南針,顯示著傳說中的“死亡戈壁”的嚴酷現實。“剛出鍋的饅頭,一下就能干透,每咽一口,如同往食道里塞鋸末。”張朝暉說。由于嘴唇、牙齦同時出血,咬過的饅頭就像一枚紅色的印章。
  這里處于百里風區。每個星期刮3天6級以上的大風,有一次,9級左右的大風將他們的帳篷撕成了1米左右寬的帆布條。“整個戈壁昏天黑地,塵土飛揚,我們兩天兩夜無法生火做飯,只能坐在沙子里,靠吃冷饅頭充饑。”張朝暉回憶說。
  但是,越往戈壁深處走,他驚奇地發現,一路上都能看到架設的覘標――他們熟悉的測量標志,盡管風吹日曬,它們依然還在。“是吳昭璞他們留下來的。”同伴們感嘆。
  吳昭璞,國家測繪局第一大地測量隊的第一代測繪隊員。當年,他最早率領一個測繪小組走進了南湖戈壁。一天早晨,他們發現,一個裝滿清水的水桶不知什么時候漏了。在這一望無際的戈壁灘里最寶貴的、維系生命的水悄悄地流盡了。
  為此,吳昭璞果斷命令同組隊員:“你們趕快返回,我留在這里看守儀器。”
  “不。”有隊員表示異議,希望能夠一起撤離。
  “你們帶著水返回的時候,我會等著你們。”吳昭璞說。
  隊員們撤離了,一個參與輔助測量的民工自愿留下來陪他。高溫的沙漠戈壁,時間在挑戰生命極限的干渴、煎熬中一點點流逝,救援人員遲遲沒有到來。
  吳昭璞對守候他的民工說:“你還年輕,剛剛18歲,你的生活道路還很長。就讓我留下來吧,你快走。”他把望遠鏡交給青年民工,“拿上這個,它能幫你找到有人的地方。”
  青年民工接過望遠鏡,依依不合地離開了。
  3天以后,當救援隊伍帶著水桶找到吳昭璞時,馬上被眼前的情景震驚了:測繪儀器上,蓋著吳昭璞滿是汗漬的衣服,墨水被喝干了,所有的牙膏被吃光了,年僅31歲的吳昭璞嘴里、鼻孔里滿是黃沙,10個手指深深插進了沙子里,永遠長眠在這片灼熱的戈壁沙漠里。由于天氣酷熱,原本1.7米高的吳昭璞干縮成不到1米。
  眼下,就在“沙漠英雄”吳昭璞獻身的南湖戈壁灘上,張朝暉病倒了。由于缺鉀,他感到背部麻木,腿也不靈了,抬不起來。
  汽車載著他,往哈密方向疾馳。指南針失靈,就朝著夜空中的北斗方向走。路上,司機感到饑餓,就用螺絲刀頂住胃部,咬牙堅持往前走。80公里的路程,他們整整走了12個小時。
  最終,張朝暉和同伴們用42天完成了南湖戈壁的測量。而在他47年的人生經歷里,“南湖戈壁”成為了一段永遠珍藏的記憶。
  
  珠穆朗瑪有多高
  
  1997年7月,年僅21歲的劉西寧第一次來到了珠峰大本營。當時,他背了20多公斤的行囊,往返于海拔5800米到6300米之間。高山缺氧,水貴如油。不洗臉、不刷牙,加上強烈的紫外線照射,漸漸地,他的臉變得黑黑的。這一年他在珠峰地區待了4個月,為后來參加中國測量珠穆朗瑪峰的高程進行了“熱身”。
  2005年,國家決定對珠穆朗瑪峰的高程進行復測。劉西寧遞交了申請,要求參與再測珠峰。
  3月,珠峰地區冰天雪地,空氣稀薄。剛剛準備開始登山探測,只見狂風大作,剛搭建的帳篷被風吹翻。就這樣,劉西寧和同伴們白天工作在六七級大風里,晚上躺在零下20多攝氏度的帳篷里。在海拔6 500米的觀測點上,他待了一個多月,但“幾乎每天都睡不著覺”。
  在東絨布觀測點上,萬年冰川的融化剝蝕,形成了無數座三四十米高的冰錐,晶瑩剔透。置身其間,仿佛進入了水晶宮殿。但就在這樣的冰塔林里,有數不清的裂縫和深溝,稍有不慎,就有葬身冰窟的危險。測繪隊員張伸寧就是在這樣的冰塔林里兩次迷路,但最終幸運地走了出來。
  這一次,他們把重力點推進到海拔7790米的高度。也是這一次,他們準確測量出了珠穆朗瑪峰的新高度:8844.43米。它已刻在了珠峰大本營的花崗巖紀念碑上。
  
  非洲在召喚
  
  35歲的尚小琦頭發花白,顯得比同齡人蒼老一些。
  2006年,他們承擔了非洲國家阿爾及利亞東西高速公路的測量任務。7月5日,他作為此次測量的“開路先鋒”,飛往阿爾及利亞。
  當時,測量地的反政府武裝猖獗,隨處可見荷槍實彈的軍警。當地翻譯聽說他要去那里,表示“有危險”,堅持說。不去了”。
  尚小琦決定自己行動。他找來地圖,再次尋找進山的路。他駕駛著越野車開過了幾個戰亂后人們已經逃離的村莊,越往山里走,人煙越稀少。距離有站標的地點100米左右,路面開裂,車輛難行,尚小琦下車往前走。
  此前,很多人告訴他,不要輕易到沒有人煙的地方,戰亂時期埋下了大量地雷,稍不小心,就可能雷爆身亡,危險極大。
  此時,尚小琦走在小路上,路邊是齊腰深的灌木,尚小琦擔心隨時會碰到地雷的引線。查看完這個地點,尚小琦如釋重負。
  3個月后,70多名測繪隊員來到這里。與尚小琦一起,在非洲大陸的深山叢林、荊棘灌木和水澤泥沼中執行充滿艱辛的測繪任務。
  阿爾及利亞東西高速公路長927公里,尚小琦和同伴負責其中528公里的測量。烈日暴曬、蚊蟲叮咬、語言不通、地況不熟,而且,戰亂的陰影也憑添了幾分緊張情緒,而且,經過一些布滿地雷的地區,還要使用探雷器排雷。
  在阿爾及利亞的最后一段時間,測量進入了“攻堅階段”。要在10天內完成60公里復雜地段的工作。這60公里地段里,有茂密的橄欖林,還有大片的灌木叢和爛泥灘。抬著重達70公斤的水泥標石,穿行在齊腰深的灌木叢中,稍有不慎,就會被灌木刺傷。而行進在爛泥灘,也格外吃力。
  陳永軍,今年39歲,國家測繪局第一大地測量隊副大隊長,是此次阿爾及利亞東西高速公路測量任務的前線總指揮。2007年春節,他和同伴們在遙遠的非洲度過。大年三十,聚在一起吃年夜飯時,舉杯無語,遙想祖國,“那一刻,我們格外想家。”他說。
  其實,中國的港珠澳大橋、蘇通長江大橋、天津新港等重大項目,也活躍著陳永軍、尚小琦等許多測繪隊員的身影。在邊界測量、震后監測,西部測圖等重大任務上,也留下了他們的汗水。“這個測量隊曾經24次進駐內蒙古荒原,28次深入西藏無人區,37次踏入新疆腹地,在高山、沼澤,荒原的徒步行進中,完成了5000多萬公里的行程,相當于繞地球1200圈。”對此,國家測繪局副局長宋超智感慨萬千,認為“他們為新中國立下了不朽功勛”。
  
  (宋清清摘自2009年8月6日《中國青年報》(節選))

相關熱詞搜索:大地 英雄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8 - 2018 版權所有 101505資源網

工業和信息化部 湘ICP備14009742號-22

快乐赛车彩票开奖